王剑:中美银行业损失计提方法的巨大差异

  意见领袖丨王剑(国信证券经济研究所 金融业首席分析师)、

目前我国银行股估值仍处于历史低位,反映了市场极悲观的预期,但我国经济已步入稳步复苏阶段,并且我国经济韧性较强,悲观预期有望逐步修复,我们维持行业“超配”评级不变。

王剑:中美银行业损失计提方法的巨大差异

  01

  核心结论

  美国银行业采取一次性计提损失的方式,具有明显的顺周期性,我国银行业则采取以时间换空间的计提损失方式,并且具有一定的逆周期性。疫情冲击之下,全球银行业面临较大违约风险,但我国经济复苏较快,且我国银行业计提损失方式提供了一定的安全垫,拨备计提压力小于美国。

  02

  美国银行拨备计提方式具有明显的顺周期性,快速出清风险

  美国银行业对已发生损失或有足够证据表明将要发生的损失充分计提拨备,在经济扩张时期,银行资产质量较好,计提拨备较少,但在经济下行时期,信贷违约快速提升,银行大幅计提拨备。以摩根大通、花旗集团、美国银行和富国银行来看,2000-2019年美国四大行信用成本与贷款净核销率和不良贷款率均呈明显的正相关性,并且时间周期基本同步。典型的是在2007-2011年次贷危机期间,美国四大行贷款质量恶化,贷款净核销率和不良贷款率大幅提升,美国四大行相应的大幅增加了拨备计提。

  今年上半年美国四大行在资产质量无明显恶化的情况下大幅增加拨备计提,基本达到了次贷危机期间的计提水平,主要是美国四大行今年开始实施CECL准则,同时疫情对美国经济带来巨大冲击,四大行预计未来信贷违约率会大幅提升,具体参考我们发布的报告:《疫情之下,美国四大行业绩惨淡》(2020.5.18)、《美国四大行为最坏情况做好准备》(2020.7.26)。

王剑:中美银行业损失计提方法的巨大差异
王剑:中美银行业损失计提方法的巨大差异

  美国四大行拨备计提顺周期方式给经济下行期的银行业绩带来巨大冲击,同时加大了银行业绩的波动性。在经济下行周期,银行业一般面临信贷需求不足、信贷议价能力下降等压力,收入增速呈下降态势,银行大幅计提拨备的方式会进一步拖累业绩。美国四大行在次贷危机期间和今年上半年净利润增速都出现了大幅下降,主要就是来自当期拨备计提大幅增加的拖累。

王剑:中美银行业损失计提方法的巨大差异

  03

  我国银行拨备计提方式发挥了“风险缓释器”的作用

  我国银行业拨备计提方式与资产质量周期相关性较弱,拨备计提方式相对稳定,并不会跟随资产质量周期变动而出现较大的波动。同时,我国银行业拨备计提具有一定的逆周期性,在经济扩张期反而会增加拨备计提力度,为未来业绩增长提供充足的安全垫。从我国四大行来看,在2014-2015年四大行不良率快速提升阶段,四大行并没有大幅计提拨备,四大行年化信用成本相对都较为稳定。在2017-2018年四大行不良率有所下行阶段,四大行信用成本反而略有抬升。

王剑:中美银行业损失计提方法的巨大差异
王剑:中美银行业损失计提方法的巨大差异

  得益于拨备计提方式的逆周期性,我国四大行业绩增速相对来说较为稳定,波动性明显弱于美国银行业,拨备计提发挥了“风险缓释器”的作用。但同时也拉长了我国银行风险出清的时间周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此后银行业的复苏。美国银行在危机时期快速出清风险的行为,虽然对当期银行业带来了较大冲击,但是风险出清后的银行轻装上阵,在经济好转后恢复更加快速。

王剑:中美银行业损失计提方法的巨大差异

  04

  我国有加大拨备计提的必要性,但好于美国等经济体

  此次疫情对全球经济带来了较大冲击,全球银行业都面临较大的信用违约风险,有必要加大拨备计提以应对疫情冲击。但我国疫情控制的较好,目前我国经济已处于稳定复苏状态,好于欧美等主要经济体,因此,预计我国银行业的面临的坏账违约风险较小。另外,受益于我国银行业拨备计提行为的逆周期性,我国银行业拨备覆盖率明显高于美国银行业,安全垫较高,因此拨备计提的压力相对较小。

王剑:中美银行业损失计提方法的巨大差异

  05

  投资建议

  目前我国银行股估值仍处于历史低位,反映了市场极悲观的预期,但我国经济已步入稳步复苏阶段,并且我国经济韧性较强,悲观预期有望逐步修复,我们维持行业“超配”评级不变。重点推荐估值极低、盈利稳定的大型国有行,包括工商银行农业银行邮储银行等,同时也推荐其他基本面优异的中小银行,包括宁波银行常熟银行等。

  06

  风险提示

  若宏观经济大幅下行,可能从多方面影响银行业,比如经济下行时期货币政策宽松对净息差可能产生负面影响、宏观经济下行时期借款人偿债能力下降可能会对银行资产质量产生不利影响等。

  (本文作者介绍:中国人民大学金融学硕士,CFA持牌人,曾供职于浙商证券、光大证券研究所,担任金融行业分析师,2018年加盟国信证券,任金融业首席分析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