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东方亏钱好未来却盈利 疫情究竟如何影响教培行业?

  文 / 新浪财经 邹沅铮

  近日来,教培行业两大巨头——新东方好未来,先后公布了最新财报。

  新东方2020财年第四财季(2020年3月1日至2020年5月31日)财报显示,总净营收为7.99亿美元,同比下滑5.3%,超出华尔街预计的7.96亿美元;归属于新东方的净利润为1320万美元,同比下滑69.5%。

  好未来2021财年第一财季(2020年3月1日至2020年5月31日)报告显示,归属于普通股东净利润为8170万美元,相比于去年同期净亏损1620万美元,这一季度扭亏为盈;营业收入为9.11亿美元,同比增长35.2%。

  同为教培行业的领军企业,同为三月至五月的财报数据,结果却赫然相反。新东方的净利润同比下滑近七成,而好未来的净利润则同比增长超十倍。

  新东方业务整体缩减 学校建设反倒增加

  事实上,新东方2020财年全年的成绩还是十分不错的,净收入约35.79亿美元,同比增长15.6%;归属于新东方的净利润为4.133亿美元,同比增长73.6%。

  不过疫情的打击的确明显。“正如之前所预料的,疫情自3月起在全球的大爆发,及国内线下学校复课时间推迟等不可控因素,为我们的第四季度带来了持续挑战。”新东方董事会执行主席俞敏洪表示。

  据了解,新东方的业务主要集中在两个板块,K12(基础教育阶段)和留学业务。

  具体来看各项业务的表现,海外考试准备业务在第四财季同比下降约52%,出国咨询业务取得6%的同比增长,中学业务取得约1%的同比增长,少儿业务取得10%的同比增长。

  财报还显示,新东方2020财年第四财季学生报名人数约258.56万人,同比下降6.2%。

  虽然人数出现明显降幅,学校和学习中心的建设反倒有显著增加。

  财报透露,截至2020年5月31日,学校和学习中心总数达1465家,2019年同期学习中心的总数为1254家,因此,与去年同期相比净增211家,与上季度相比净增49家;教室总面积同比增加约26%。

  新东方首席执行官周成刚表示,新东方在2020财年第四财季中积极推动扩展计划,在现有城市新增了44个学习中心,并在五个新城市开设了一所培训学校和四所双师模式学校。

  新东方预计,公司2021财年第一财季(2020年6月1日至2020年8月31日)总净营收将在9.11亿美元至9.54亿美元,同比下滑11%至15%,低于分析师最低预期。

  不过,今年暑假开始之前(截至2020年7月中旬)暑假促销课程招生人数与去年同期相比已经增长了20%,达98.6万人次。与此同时,并新东方计划在下一个财年将教室总面积扩展约20-25%。

  学而思网校占好未来收入增至25%

  如果说新东方业绩在疫情期间下滑是由于国内线下学校复课时间推迟,那么好未来业绩在疫情期间交出的好成绩或许很大程度上归功于线上业务的拓展。

  好未来公布的2021财年第一财季(2020年3月1日至2020年5月31日)财报显示,该季度的净收入同比上升,净利润实现正增长,成为在线教育为数不多实现单季盈利的企业。其中,学而思网校的第一季度营收占总营收的25%。

  具体来看,好未来2021财年第一财季实现净收入9.11亿美元,同比增长35.2%。相较于净亏损1.10亿美元的2020财年,好未来实现扭亏为盈。

  据了解,好未来业务分为线上和线下两大板块,目前主要的线上业务是学而思网校,线下是学而思培优。财报透露,受疫情影响,在第一季度,学而思培优在线业务增长超过了100%;同时,学而思网校营收占总营收的25%,入学率增长达到143%,收入增长达到133%。

  对于这样的增长势头,一位在线教育业内人士告诉新浪财经,总体而言,疫情对于在线教育短期内是利好,“这次疫情有很多家长了解到网课这样的形式,并且通过各家的免费课公益课体验了一下课程,相当于原先的用户群体扩大了很多,理论上这个市场一定会迎来一波增长。”

  但他指出,长期来看行业应该会有比较大的波动,由于忽然增加的用户量和用户群体,行业内对原有的用户画像就会变得失真,对于用户报网课的需求和实际情况的把握会出现偏差。

  在线教育或成刚需 受疫情催化至少提速2-3年

  那么,疫情对于教培行业的影响究竟如何呢?

  世纪证券分析师顾静认为,此次疫情加速了在线教育的普及,利于培养用户使用习惯,进而提高市场渗透率,使在线教育成为刚需。

  她预计,2024年K12在线教育市场规模近2500亿元,市场渗透率为35%。受疫情影响,各地都做好了“线上线下”教学的双重准备,随着用户使用习惯的改变,之前单纯的线下模式已经无法满足用户的多样化需求。

  除了新东方和好未来,猿辅导、VIPKID、作业帮、跟谁学等行业内的有力竞争者也都纷纷发力。

  上述业内人士发现,目前这些机构似乎仍然沉迷于数据和运营,更关注续报率、完课率、退费率,而对于用户实际情况有哪些变化,对于这些变化需要做哪些事,哪些是学生真正需要的,都没有太清晰的方向。

  “所以短期的市场红利拼掉以后,中长期发展来看,现在似乎还没有哪一家有着明确的超出其他机构的战略,所以后面的市场格局会如何变化,哪些机构能够在下一个阶段脱颖而出,仍然未可知。”他这样对新浪财经说道。

  据野村中国互联网及教育行业分析师徐静透露,在寒假过后的春季学期,龙头企业各方面指标明显改善:疫情之前在线课程的行业平均转化率(免费用户转为正价付费用户)约为20%,今年春季提高至25-35%;原有的正价学员的续班率也从往常的70%提升至80%-85%。

  “在疫情之前,互联网在教育行业的渗透度,跟购物、打车、叫外卖等行业相比非常低,仅有13%。”徐静对新浪财经说,疫情对于在线教育行业的发展具有叠加作用,“这种长期的、深度的体验和参与推动了更多人在心智和行为习惯上接受了在线教育这种形式,疫情推动了在线教育提速了至少2-3年。”

  徐静预计,头部企业今年都有至少三位数(超过100%)的营收增长,而疫情之后中小玩家追赶头部企业的难度将会更大,未来几年,行业集中度会进一步提升。在她看来,该市场非常分散,行业整合的空间非常大。

责任编辑:刘玄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