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宁:字节跳动的TikTok博弈

  意见领袖丨朱宁(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副院长、金融学教授)

  8月6日,特朗普发布总统行政命令,宣布45天后禁止任何美国个人或公司与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进行交易。如果真的得以执行,这一命令比美国对华为实施的加入“实体清单”的限制令更为严格。根据该命令,美国不仅可以要求苹果和谷歌全球(理论上也包括中国的)应用商店下架字节跳动应用,而且美国公司也无法向字节跳动提供产品和技术,从需求端和供给端阻断字节跳动的产品和未来科技发展。如果实施,这一总统行政命令的打击范围已远远超过TikTok的美国业务,直接影响TikTok和字节跳动在全球范围内的其他多种业务。

朱宁:字节跳动的TikTok博弈

  围绕字节跳动应该如何应对这一总统行政命令,最近国内有不少讨论。除了普遍批评美国对于互联网自由和全球化的阻挠和双重标准之外,国内还有一些意见批评字节跳动在应对美国政府的压力和特朗普的总统行政命令时,不够强硬,甚至指责字节跳动的全球化战略是导致美国对TikTok痛下重手的主要原因。

  首先,我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在国家机器面前,几乎任何一个企业的力量都是有限和薄弱的,而字节跳动的任何应对,在美国政府面前,都将是一场力量悬殊的较量。

  而任何一个企业或者企业家最主要的责任,是提供产品和服务,发展企业,给股东带来回报,为社会创造就业,同时推动国家的经济发展。在此之上对于企业家提出过高的政治或者道德要求,很有可能不但会影响企业的正常运营和财务考虑,而且甚至会危害一个企业的健康存在和发展。

  过去一段时间以来,国内对于中国企业和企业家的国际化战略提出一些不同批评。这些批评不但不利于中国企业的全球化和中国经济的可持续高质量发展,不利于提升中国企业的全球竞争力和中国居民家庭的投资收益,而且有可能把原本单纯的商业活动政治化,大大增加中国企业今后在海外运营和海外收购的难度和风险。

  更加重要的是,2020年的新冠疫情导致了全球去全球化进程的进一步恶化和加速,各国对于外国企业和商品的友好程度都再度下降。如果我国在此时也加入批评全球化的队伍,将不但不利于中国企业的国际化和中国经济的全球化,而且不利于在全球范围内展现中国科技力量。

  诚然,任何一个企业的国际化战略过程中,都不可避免地隐藏着国内市场所没有的风险和挑战。因为国家安全和其他超越企业本身的利益的原因,越是规模大,影响力强,领先优势明显的企业,国际化的困难往往就越大。

  基于国际形势和中美关系的重大变化,如何在信息不完备的情况下,做出尽可能优秀的决定,可能就是当前摆在字节跳动面前最重要的一个课题,而经济学中的博弈论思维体系,可能会对字节跳动寻求较好的解决办法,提供宝贵的借鉴意义。

  博弈论(Game Theory)源起于约翰·冯·纽曼和约翰·纳什的开创性研究。截至2020年,已经有大约十多位经济学家因为在博弈论领域的研究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认可和表彰。在过去几十年的发展过程中,博弈论已经成功地被运用到包括到商业战略,贸易政策,军备控制,政治宣战等诸多重要领域。

  浅显地说,博弈论的基本思路就是要把决策过程,放在一个动态的互动环境中考虑。正如棋手在下棋的时候必须考虑对手的可能应对,企业决策和政府政策制定也必须考虑相关方的应对,以及因此给自己今后决策和政策制定所带来的新的机会和挑战。从某种意义上说,博弈论有点像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所说的“同理心”,在自己的思考中,尽可能准确地去了解对方的心理,并依此来调整自己的说法和做法。

  博弈论指出,正如象棋选手下棋一样,很多的博弈并不是一个回合完成的,而是双方重复多次进行博弈的。正如优秀的象棋选手必须能预见到对手十步甚至更多的步数之后的想法和走法,并根据这种猜测来决定自己的最优走法,字节跳动在决定自己策略时,也一定应该考虑美国政府的态度和自己的决定所可能带来的连锁反应以及一些始料不及的影响。

  按照这样的逻辑,目前字节跳动在评价自己面前的各种可能的策略选择的时候,不但要考虑自己的目标,考虑自己决策马上带来的后果,同时也要考虑对方的目标,和自己的策略选择可能给美国传递的信息和美国政府的下一步的政策反应。

  根据过去一年时间的观察,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期的很多政策目标,很可能是通过打压中国,打压中国企业,获得政治资本,以赢得2020年11月的总统选举。限制TikTok在美国的业务或者要求TikTok出售美国业务,有可能并非特朗普的最终目标,而只是他惯用的“极限施压”谈判技术的中间步骤。他的最终目标,可能是封杀TikTok的全球业务,阻止TikTok成为在全球有影响力的公司,或者至少通过打压中国和中国企业,增加其竞选连任的可能。中方的抗争和谈判,有可能成为特朗普新一轮变本加厉的自然借口。

  而反观字节跳动的目标,很可能是打造一个有全球影响力的中国公司。美国业务固然是TikTok全球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如果字节跳动采取一些人所建议的在美国发起舆论战等激烈方式进行反抗的话,不但有可能给特朗普竞选提供更多的谈资,间接地成为他竞选连任的助力方式,更有可能引发美国政府更加严厉的制裁,危及TikTok在美国之外的其他全球业务。

  目前摆在字节跳动面前的,可能主要有三个选择  第一,接受总统行政命令,完全退出美国市场;第二,正常运营,并同时抗辩总统行政命令;第三,寻求可能的出售机会,以合适合理的价格剥离其美国业务。

  第一个选择显然完全符合美国总统行政命令,因此美国应该不会采取额外制裁手段,但其成本是字节跳动不但放弃了一个重要的国际市场和盈利机会,而且还没能因为自己在过去的财务投资和商业运营获得任何回报和补偿。因此,无论是从财务,战略,品牌形象的角度,第一个选择都不具有吸引力。

  第二个选择,也就是字节跳动在8月7日的声明中提到的,可能会诉诸美国法院,以保证自身的合法权益和获得公平的对待。这一提法有理有节,同时符合美国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的制度。但是这一做法是否能够扭转CFIUS 的态度和逆转特朗普的总统行政命令呢?可能我们必须对CFIUS的地位和作用,以及总统行政命令的法律地位进行更多的探讨。

  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 于1975年设立,是美国联邦政府的一个跨部门委员会。该委员会由美国财政部长担任主席,其职能为审查一切关乎美国的外国对美国投资。所有涉及被外资收购可能的处于敏感行业的美国企业,按要求都应向CFIUS通报,以开启审核过程。虽然CFIUS的调查往往针对和美国有竞争关系的国家的投资,但是美国盟国企业在美国的投资也同样面临CFIUS的调查和批准。

  如果说CFIUS在1975年的设立之初和1988年的权力扩张都和日本企业在资产泡沫巅峰在美国的大规模投资和收购有关的话(其中一个经典案例是日本企业富士通FUJITSU试图收购美国芯片企业仙童Fairchild),过去十年CFIUS受理和关注的案例无疑最多是来自于中国企业。这一趋势当然与日本和中国在当时在美国的投资活动很多有关,但很可能也反应了美国在当时对于日本和中国投资所产生的可能的战略影响的严重关注和担忧。

  由于TikTok的美国业务一部分来自于母公司字节跳动2017年对于美国企业Musical.ly的收购,因此涉及到中国企业在美国的投资,所以会面临CFIUS的调查和批准。字节跳动2017年底收购Musical.ly时,因为Musical.ly是一家成立于上海,总部和主要运营团队在上海,控股股东是中国,而且并非处于CFIUS所关注的“国家安全”的敏感行业的公司,所以并未向CFIUS申报。

  但CFIUS 的调查程序,并不一定需要收到收购兼并企业的申报,而是可以基于委员会的判断自发开启调查程序。而基于特朗普总统的一再表态和近期中美两国之间的关系,CFIUS大概率可能会因为2018年Musical.ly和TikTok合并运营后,美国业务用户在美国为由否决当年的交易,并要求字节跳动拆分TikTok。

  因为1988年批准CFIUS扩权的Exon-Florio法案规定总统暂停或者禁止一宗外国投资交易的决定“不受司法审查”,因此历史上鲜有成功推翻总统和CFIUS相关决定的成功案例。也就是说,字节跳动即使努力抗辩,但是通过美国法律系统来改变CFIUS的裁决可能仍然是微乎其微的。因此第二个选择,看起来虽然比第一个强硬很多,但结果很可能是一样。而且字节跳动的抗辩活动,还有可能引发美国政府变本加厉的约束和制裁,并影响之后剥离美国业务时的估值和收益。

  这很可能也就是为什么字节跳动过去几周一直在积极探讨和寻求第三个选择,也就是以合适合理的价格剥离其美国业务。近期特朗普关于TikTok和微信的总统行政命令很可能更是确认了之前字节跳动对美国政府可能反应的判断,并且几乎确定了第三个选择很可能一直就是摆在字节跳动面前的唯一一个选择。

  那么,字节跳动有没有可能通过美国的司法系统来推翻美国总统行政命令呢?答案是非常不乐观。美国总统行政命令是美国总统行使行政权而颁布及执行的命令,宪法依据来自于美国宪法第二条第一款“行政权属于美利坚合众国总统”,授权总统在行政方面较大的自由裁量权。

  总统行政命令,通常通过帮助指导行政官员行动的方式执行法律或者配置资源。除非国会认为违反宪法或者法律,否则总统行政命令具有接近法律的效力。特朗普总统上任以来,截止2020年5月24日,已经签发了172项总统行政命令,远远少于第一小罗斯福总统任期内的3522项总统行政命令。 

  美国国会有权在总统行政命令违法宪法和法律的情况下,通过立法或者拒绝向相关总统行政命令提供资金的方式,推翻总统行政命令,但这在历史上只发生过屈指可数的几次。基于现在特朗普总统所属的共和党控制美国参议院,美国国会推翻特朗普关于TikTok总统行政命令的机会非常渺茫。

  与此同时,上周特朗普关于微信的总统行政命令和彭皮奥关于清网的讲话都显示,美国对于中国科技企业仍然在持续施压,字节跳动在美国所面临的挑战可能现在还只是一个开始。字节跳动也许恰恰是在预见了这一大环境下,在当前情况和对美国今后政策走向尽可能准确的预期的基础上,做出了尽快剥离美国业务的决定。

  正如美国有人希望字节跳动仍然运营TikTok美国一样,国内也有人希望字节跳动更加积极地与美国政府争辩,但无论个人意见如何,企业和企业家的使命仍然是通过提供商品和服务获取利润。忽略经济学的基本原理,试图用民意去绑架政府政策或者企业决定,很可能会带来始料不及,亲者痛仇者快的结果。正如谚语所说“人往往是在逃避命运的路上撞见自己的归宿的”。

  (本文作者介绍: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副院长、金融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