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引入的战投不满足监管要求 多股定增生变


所引入的战投不满足监管要求 多股定增生变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原标题:战投身份不配位 多股定增生变

  来源:北京商报

  自再融资新规落地后,A股上市公司定增融资潮来袭,引入战投的定增案例更是层出不穷。不过,近期A股定增市场有“降温”的迹象。继奥翔药业终止原定增方案后,8月5日,新天药业002873)公告称,终止定增并撤回申请材料。无论是奥翔药业,还是新天药业,背后原因均系定增方案所引入的战投不满足监管要求。随着而来的是,定增市场是否生变这一话题的热议。相比之下,如何才能真正发挥战投的作用似乎更值得被拿来讨论。

所引入的战投不满足监管要求 多股定增生变

  新天药业定增式战投黄了

  筹划两个多月,新天药业通过定增融资的计划宣告失败。

  8月5日,新天药业发布的公告显示,在8月4日公司召开了第六届董事会第十五次会议、第六届监事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终止公司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事项并撤回申请材料的议案》。因此,新天药业决定终止公司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事项,并向证监会申请撤回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申请材料。

  而今年5月20日,新天药业刚刚官宣这一融资计划。彼时新天药业抛出的定增预案显示,此次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对象为新天生物、陕核恒华、理成10号共3名特定投资者。新天生物、陕核恒华、理成10号各自认购新天药业937.5万股股份,预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4.5亿元。

  新天药业的发行对象中,新天生物系公司控股股东,陕核恒华、理成10号二者则以战投的身份参与认购。

  新天药业对引入的战投也寄予厚望。“陕核恒华将通过其在医药领域的丰富产业资源,推动新天药业产品研发,拓宽新天药业产品销售渠道;理成资产将依托丰富的医药领域投资经验与新天药业深度协同,协调所投企业与新天药业在药品分销流通、人才引进、公司治理等方面达成合作,进一步提升上市公司的管理能力和盈利能力“,新天药业如是表示。

  不过,新天药业的定增还是黄了。新天药业给出的理由为“鉴于资本市场环境的变化,以及监管政策的变化,经公司综合内外部因素,并与中介机构等深入沟通和审慎分析,公司认为该次非公开发行股票董事会决议确定的认购对象不能满足上述监管要求中关于战略投资者的相关要求”。

  谈及公司后续的融资计划时,新天药业证券部相关人士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后续还会启动融资计划,整体的方案也会调整,但具体的融资方式目前还不确定“。

  截至8月5日收盘,新天药业当日股价收跌2.85%。

  多股密集调整方案

  和新天药业如出一辙,奥翔药业同样在战投的认定上栽跟头。

  奥翔药业最初的方案为,拟向郑志国、苏州礼康、上海涌铧三名特定发行对象非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约1501.5万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3.5亿元。其中上海礼颐和上海涌铧作为奥翔药业董事会认定的战略投资者,上海礼颐以其管理的基金苏州礼康参与认购本次发行的股票,上海涌铧将以其管理的基金涌铧1号参与认购本次发行的股票。

  随着事件的推进,经奥翔药业审慎分析并与监管部门、中介机构等反复沟通论证,奥翔药业此次非公开发行董事会决议确定的认购对象对于公司而言不满足监管要求关于战略投资者的相关要求。奥翔药业最终终止原方案并重新申报了新方案。奥翔药业7月27日最新公布的方案中,将非公开发行对象调整为不超过三十五名(含三十五名)特定投资者,发行股份数量、募资额同样做了调整。

  无独有偶,药石科技今年2月披露的定增方案中,兴全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全场“包圆”。不过,7月14日,药石科技的融资计划“变卦”。药石科技表示“中国证监会发布了《发行监管问答――关于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引入战略投资者有关事项的监管要求》,监管部门对非公开发行股票相关政策的进一步细化与明确,鉴于上述监管政策发生变化,董事会决定终止公司前次非公开发行股票相关事项并撤回申请文件,终止与认购对象签署的附条件生效的股份认购协议。同日,药石科技披露了新预案。

  另外,7月22日,欧菲光对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方案进行调整,方案中取消对战投的相关表述。欧菲光的公告显示,根据中国证监会发布的《发行监管问答―关于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引入战略投资者有关事项的监管要求》中规定的战略投资者相关内容和监管要求,建投集团、合肥合屏不再以董事会阶段确定的投资人身份参与认购本次非公开发行股份,改为以询价方式参与认购本次非公开发行股份。

  定增风向生变?

  再融资新规落地后,A股定增市场的火爆程度可见一斑,战投模式的玩法出现在不少上市公司的定增方案中。

  据统计,按照首次披露预案日为统计口径,自再融资新规落地至今,共有559只个股有定增融资的计划,其中59股明确表示定增目的为引入战投。

  如今,随着多股定增引入战投的计划遇挫,市场解读为监管对引战投收紧的信号。太平洋证券投资银行董事、总经理王晨光认为,可以说是监管在严格执行对战投要求。今年3月证监会对再融资新规打补丁,对定增战投身份设限,包括明确战投能够给上市公司带来国际国内领先的核心技术资源等要求。对战投的标准定性,可以看到监管希望的战投是一个什么样的画像。

  王晨光进而表示,引入战投,短期来看,对上市公司获得融资是有好处的;中长期来看,可能会出现一些风险和隐患,监管背后更深层次考虑是套利空间的问题。

  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何南野亦表示,被市场机构充分利用可提前锁定发行价格的便利,在再融资未发行之前就已实现大额浮盈,且18个月后就可减持,浮盈太多、锁定期太短,被认为不太符合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的要求。

  王晨光坦言,不过这些规定大部分属于定性,实际操作中,量化起来比较困难。

  “很多战投是‘伪战投’。整体来说,战投应聚焦于公司真正价值的提升,做上市公司的长期投资者,协助公司加强管理和业务上的改进,而非注重短期的18个月内的投资收益,如此战投价值才能真正发挥出来,”何南野如是说。

  不过何南野认为,这并非是定增风向改变的信号。从目前看,再融资依旧处于全面松绑的状态中,监管依旧非常鼓励,只不过对定增发行的方式、价格、锁定期、战投的认定需要进一步的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