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解禁潮起:试水新方式 资金“活水”给减持减压

  原标题:科创板解禁潮起:试水新方式 资金“活水”给减持减压

  来源:上海证券报

科创板解禁潮起:试水新方式 资金“活水”给减持减压科创板公司股东5种减持方式

  随着首批公司限售股解禁,科创板减持“第一浪”掀起。截至10月26日收盘,共有25家科创板公司发布减持公告。从减持主体来看,创投机构成为减持主力,亦有少数公司董监高选择“落袋为安”。

  从减持方式来看,中微公司天奈科技试水询价转让制度,而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等传统模式仍是大多数科创板公司的选择。

  从减持时点来看,解禁即减持的安排,大多基于公司不错的股价走势。与此同时,收回投资成本或自身经营发展的需求,让个别股东“便宜也要卖”。

  从解禁后的表现来看,一向被视为“洪水猛兽”的减持,并未在科创板上掀起大风大浪,市场已从初期的短暂下跌重归于平静。这份“波澜不惊”的淡定背后,既有科创板公司对减持新方式的探索、增量资金入市带来的缓冲,也隐含着市场各方愈显成熟的共识和定力。

  创投功成身退,高管落袋为安

  科创板的第一波减持潮,由创投机构担纲主流。目前已公布的减持计划中,创投机构占到近八成,深创投、江苏高投、达晨等明星机构均名列其中。

  以减持比例较高的西部超导为例,公司7月23日晚公告,股东中信金属、深创投、陕西成长新兴及陕西成长新材料拟合计减持不超过14%的公司股份,其中陕西成长新材料为清仓式减持。

  当晚,同样宣布清仓减持的还有新光光电的股东朗江创新、朗江汇鑫壹号。二者为一致行动人,拟合计通过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方式减持不超过所持全部149.15万股股份。从该减持计划发布的时点来看,新光光电7月23日收盘价为43.95元,仅较发行价38.09元高出15%。

  无独有偶。瀚川智能持股4.99%的股东江苏高投,也于同日抛出减持计划,减持比例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3%。比起公司股价一度攀上的高点100.34元,公告日当天41.05元的收盘价,可谓“便宜”不少。

  便宜也要卖,何故?创投机构们公开的减持原因,不外乎“收回部分投资成本”“补充运营资金”“自身资金需要”和“投资运作安排”等。投行人士告诉记者:“近期一些科创板个股被机构减持,其中不乏部分机构认为当前股价较为理想,属于减持好时机;也有部分属于被动卖出,资金使用期限到期,即使估值不高也得走。”

  这一现象背后,绕不开创投资金的“生意逻辑”:不同属性的资金覆盖企业不同的成长阶段,而创投资金的使命就是陪跑企业的初创期,并在企业上市后实现退出。

  创投的退出需求不仅有理可据,且有政策可依。如10月10日宣布对热景生物进行减持的达晨创泰、达晨创恒及达晨创瑞等3名股东,早在今年5月便已获得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备案,成功申请了创业投资基金股东的减持政策,故其减持不受比例限制。

  除了创投机构有序离场外,不少科创公司的董监高也开始行动。

  如,因个人资金需求,交控科技副总经理、核心技术人员刘波,董秘李春红拟分别减持公司不超过0.46%和0.08%股份。方邦股份股东、监事夏登峰日前公告,拟减持公司不超过0.44%股份。今年9月,杭可科技董事、核心技术人员赵群武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0.26%公司股份,完成减持计划;公司董事桑宏宇、监事俞平广、郑林军及高管章映影拟合计减持不超过0.84%公司股份。

  方式要创新,安全得注意

  科创板减持潮中,中微公司和睿创微纳无疑是最“吸睛”的2家公司。不过,前者靠的是尝鲜“新花样”,后者却是因为“犯规”。

  公告显示,中微公司本次解禁规模达1.94亿股,为此前公司流通股总数的3.77倍。如何平抑大规模减持可能对市场带来的冲击?对此,中微公司给出的解法为:试水科创板询价转让机制。

  根据中微公司披露的股东询价转让计划书,嘉兴悦橙等8名股东拟通过询价转让方式转让公司88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66%;另外,股东置都投资委托中金公司拟转让1%的公司股份。

  中微公司此次股东询价转让的价格下限为178元/股,为7月23日收盘价205.23元的86.73%,为公司前20个交易日股票交易均价242.2元的73.49%。

  根据上交所此前发布的科创板公司以询价转让和配售方式减持股份实施细则,询价转让制度的受让方必须是具备相应定价能力和风险承受能力的专业机构投资者,禁止关联方参与询价转让;询价转让需要向机构投资者进行市场化询价,其中转让价格不得低于市价七折;受让后6个月内不得转让所受让股份,防范短期套利等。

  经过市场博弈,8月11日晚间,中微公司股东询价转让结果报告书出炉,转让价格均为底价即178元/股。其中,嘉兴悦橙等8家股东找到广发基金、诺安基金和创金合信基金3家投资者,接手全部888万股股份,合计套现15.81亿元;置都投资拟转让股份的实际受让数只有原计划的19.33%,受让方分别为瑞士银行、万家基金、博时基金和新华资产。

  紧随其后,10月22日,天奈科技也抛出一份股东询价转让计划书,多名股东拟合计转让7.11%的公司股份。最新公告显示,此次询价转让价初步确定为41元/股,相较公司10月21日的收盘价和前20个交易日的股票均价分别打了约八折和九折。且出让方与券商协商后,一致决定启动追加认购程序。

  有投行人士表示:“通过询价转让进场的资金主要是机构投资者,一来能够帮助机构用合适的价格买到足够数量的股票;二来也能避免对公司股价造成过大影响。”

  与上述2家公司的“先行先试”相比,睿创微纳可谓“老猫烧须”,竟在常规的减持动作上跌了跟头。

  10月9日,睿创微纳董秘赵芳彦、监事会主席陈文祥相继宣布辞职,原因均系家属误操作致违规减持公司股票。此前,睿创微纳已公告赵芳彦和陈文祥的减持计划,两人拟在合规前提下,分别减持不超过100万股、7万股。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交给各自家属打理的2个证券账号,不约而同在9月29日进行了减持,成交金额分别为680.12万元和42.58万元。而此时距离睿创微纳预约的三季度披露时间已不足30日,故违反相关减持规定。

  “合规肯定是上市公司一切行动的前提。”上述投行人士进一步表示,“目前来看,尝试询价转让的科创板公司尚属少数。但询价转让是科创板一项极具创新、符合市场化需求的减持制度,未来可以期待更多科创板公司选择这种方式完成新老股东的‘交棒’。”

  市场先抑后扬,理念从古到新

  有意思的是,过去闻“减持”而色变的市场规律,并未在科创板上演。回顾此次减持潮中相关科创板个股的走势――从短期调整下行到迅速企稳回升的过程,实际上是投资者逐步看淡“减持”,转而看重质地的成长。

  科创板首批公司解禁期一到,7月23日晚间,光峰科技、瀚川智能、沃尔德、新光光电、西部超导、乐鑫科技嘉元科技容百科技、中微公司等9家科创板公司即发布股东减持公告。其中,西部超导、光峰科技、嘉元科技3家公司的减持比例名列前茅。

  7月24日,上述披露减持公告的9只个股全部收跌,仅有乐鑫科技、中微公司的跌幅在8%以内。巧合的是,嘉元科技、光峰科技、西部超导3只减持比例最大的个股,当天跌幅居前,均超过10%。

  “这一方面和减持比例较高造成的投资者恐慌心理有关,另一方面恐怕与这些公司上半年业绩表现不佳也有一定关系。”某私募人士表示。

  如主营锂离子电池极薄铜箔和超薄铜箔的嘉元科技,因受疫情影响,公司上半年营收同比下滑46.79%,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68.11%。

  不过,拉长周期来看,股东减持造成的影响只是暂时的。从最新股价来看,西部超导、嘉元科技等公司股价,均较减持公告发布后的区间低点有了明显回升。科创50指数也在经历了明显波动后,先抑后扬,市场信心逐步恢复。

  与此同时,监管端的规则供给也更为完备。随着科创板询价转让和配售方式减持股份细则的落地,现行科创板公司的减持方式已涵盖集中竞价、大宗交易、协议转让、询价转让和配售制度5种选择。

  有资深投行人士向记者分析称:“以批发价格To B”的转让方式引入机构投资者,改变了以往散户同优势股东同台博弈的格局。同时,通过疏通新的减持渠道,也避免了短期大量股份向二级市场倾泻对股价造成冲击。

  资金“活水”的引入,对于平抑减持冲击无疑有着重要意义。据悉,首批4只科创50ETF基金合同于9月28日生效,并开启快速建仓的模式。据机构测算,目前4只基金入市的资金约在200亿元的规模。

  在此过程中,市场各方对于“减持”二字也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和更成熟的共识。相较于过去对“大小非减持”一边倒的指责,现在更多的声音能够理解不同阶段股东的贡献特点和权利义务,用更市场化的视角看待资本的流动。当上市公司、股东、投资者、监管都能够以更包容、更智慧的方式面对减持时,“减持压力”方可真正“减压”。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紧抓股市暴涨行情! 科创板解禁潮起:试水新方式 资金“活水”给减持减压

责任编辑:田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