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星国际陷资金危机 上海首富偿债能力遭质疑


复星国际陷资金危机 上海首富偿债能力遭质疑

  来源:中国房地产报

复星国际陷资金危机 上海首富偿债能力遭质疑

  文|房小旅

  高喊着“健康、快乐、富足”口号的复星国际,其实际境况并不“快乐”。

  近日,由于债务杠杆率高、流动性疲软等原因,复星国际被穆迪下调评级,评级展望为负面。在新冠疫情冲击下,其旅游和消费业务亦受重创。

  据复星国际披露,2020年上半年将录得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利润约18亿元~22亿元,同比下滑76.35%至71.09%。同一时间,复星旅文也发布了一封盈利警告,预计上半年归母净利润约将出现8.5亿元~10亿元的亏损。

  “短期来看,我们并不否认复星国际受到了疫情牵连,这种不可抗力是在所难免的。而此次穆迪调降复星国际评级的事件,我们认为是对复星未来发展有了过度悲观的预设或估计。”7月28日复星集团官方公众号发布声明。

  截至7月29日,复星国际的总市值为744亿港元,总资产超过7000亿元。随着身家暴涨,创始人郭广昌屡次登顶“上海首富”。在《2019年胡润百富榜》中他以570亿元身价位列第45位。

  即便如此,复星国际仍摆脱不了盈利亏损、高负债压顶、流动性紧张的“危局”。复星国际能走出阴霾吗?

  01

  资金紧张遭穆迪降级

  7月27日,评级机构穆迪将复星国际的企业家族评级从“Ba2”下调至“Ba3”。

  穆迪高级副总裁Lina Choi表示,评级下调和负面展望反映了穆迪的预期,即在冠状病毒引发的经济低迷中,复星的业务将继续面临具有挑战性的经营环境,给其疲弱的流动性增加压力,未来12-18个月,其杠杆率将保持在较高水平。

  对于降级原因,穆迪列举了几点:复星国际的债务杠杆率高且不断增加,长期投资依赖短期资金,控股公司层面的利息覆盖率低,信贷传染风险不断增加。此外,复星拥有大规模、多元化的投资组合,并持有大量有价证券,但动荡的金融市场环境将使复星国际的融资渠道和资产处置更具挑战性。

  截至2019年底,复星国际投资组合的估值总计约2440亿元人民币。近年来,复星国际在海内外大举并购。同花顺数据显示,其投资性现金流自2004年起连续16年为负。

  7月28日,复星在相关回复中表示,评级调降“过度悲观”,一方面高估了复星所面临的困难,另一方面又低估了复星“抗逆+抗疫+抗风险”的能力,以及其基本面和业务板块结构所具备的韧性。

  针对杠杆率上升的问题,复星在声明中称,疫情对全球金融市场的影响已经见底,从6月底至目前的欧美主要股市表现来看,继二季度的大幅反弹后,再出现了10%左右的增长,短期内全球再次大规模暴发疫情的可能性和全球股市再次出现大幅下滑的可能性都相对较小,因此,复星的杠杆率下降的概率反而更大。

  复星方面指责穆迪称,凭数据的高低和债务结构变动来判断复星对债务风险的实际感知,更像是“纸上谈兵”的伪专业误判,犯了“刻舟求剑”的错误。

  02

  亏损与高负债

  就在穆迪降级之前,7月24日复星国际披露了2020年6月份盈利警告,称2020年上半年将录得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利润约18亿元至22亿元,与2019年同期76.1亿元相比,同比下滑76.35%至71.09%。

  对于净利润下滑的原因,复星国际表示,主要由于新冠疫情影响,旗下复星旅游文化集团的运营业务受到影响,2020年预计亏损8.5亿元至10亿元,而2019年利润约为4.9亿元。

  除了业绩的滑坡,复星国际巨额的债务也令其现金流吃紧。截至2019年末,复星国际的总资产为7156.81亿元,总负债为5347.57亿元,其中有息负债高达2315.62亿元。资产负债率为74.72%。

  高企的有息负债致使复星国际融资成本飙升,2019年其财务费用支出高达102.21亿元,财务费用占营业总收入比由5.6%增长至7.15%,对利润形成较大侵蚀。

  值得注意的是,复星国际的现金流难以覆盖其短债及一年内应偿债务。截至2019年末,复星国际的短期借款为827.38亿元,同比增长22.14%,应付账款及票据、其他应付款合计712.34亿元,同比增长24%。同时,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936.47亿元,同比下降12%。短期偿债风险激增。

  不过,复星国际的盘子很大。成立于1992年的复星国际,主要涉及业务包括健康、快乐以及富足三大板块,具体为:以复星医药国药控股、禅城医院为代表的包括制药、医药流通和医疗服务在内的健康板块,以复兴文旅、豫园股份为代表的包括游乐园、度假村和购物中心在内的快乐板块,以及以复兴葡萄牙保险、复兴创富等为代表的包括保险、金融和投资在内的富足板块。

  十几年时间,郭广昌带领复星以直接、间接控股与参股方式投资公司多达100余家。郭广昌的身价暴涨,并屡次登顶上海首富。《2019年胡润百富榜》上,郭广昌以570亿元身价位列第45位。

  投资扩张的太快无疑为后续发展埋下了严重的风险隐患。有业内人士称,复星医药的主要利润来源是依赖收购式扩张带来的投资收益,2018年其投资收益占净利润的比例高达64%,这和华为、恒瑞、石药等力主创新的公司是截然不同的。

  03

  能否走出危局?

  面对质疑之声,郭广昌近日频繁通过微博“回击”。

  7月29日,郭广昌通过个人微博称,7月28日,复星医药获德国BioNTech授权的新冠病毒mRNA疫苗Ⅰ期临床试验首批36位志愿者成功接种。

  7月30日,他又发布了一条很长的微博,介绍旗下文旅项目的复苏,称三亚亚特兰蒂斯酒店5月入住率已超过去年同期水平,暑假开始后7月11日起连续满房,预计7月整体入住率将超过九成;包括在国内的Club Med度假村整体也从4月份开始恢复,7月25日的周末,整个中国开放的5个度假村里面4个入住率超九成接近满员,桂林村的入住率也接近85%。

  “预计到7月底全球会有25家Club Med度假村重启,其中法国、葡萄牙、意大利和希腊度假村的入住率在价格没有下降情况下也已接近60%-70%。疫苗已经在路上了,也希望全球都可以从疫情中尽快恢复,全面重启!”郭广昌表示。

  有分析称,若复星医药与合作伙伴最终成功研发出疫苗,不仅会给复星健康业务带来巨大价值,也将助力全球的商业环境快速恢复,复星的经营也将逐渐步入正规。由于过于悲观的预期,穆迪或许并未将此可能考虑在内。

  但复星国际首先要应对的是当下的资金困局。近日复星国际开始甩卖资产,一度引发市场对其资金紧张的猜测。

  今年6月,路透社报道称,复星国际正在与阿里巴巴及其他相关方进行磋商,拟以200亿美元估值出售旗下智能物流网络菜鸟股份。对于转让股份交易的报告,阿里巴巴、菜鸟网络和复星国际均拒绝置评。

  7月6日,粤高速A公告称,股东亚东复星亚联拟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向山东高速全资子公司转让公司股票2.0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9.68%。亚东复星亚联的实际控制人为郭广昌。

  而今年复星旅文对资金的渴求将更加突出。去年初丽江、太仓两座复游城相继投入建设,按照原计划,这两项工程至明年初应开始分阶段完工,两项目预期发展成本为40亿元和132亿元。截至2019年底,扣除之前投资,两者合计还需再投入137.91亿元。

  穆迪称,预计未来2~3年复星投资与退出之间的资金缺口仍将存在。复星如何在偿旧债与举新债之间腾挪,考验很大。

  编辑:许倩 申志远

  审读:戴士潮

  中国房地产报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任何形式使用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张海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