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格研究:钢价上涨中的美元贬值因素


兰格研究:钢价上涨中的美元贬值因素

  作者:兰格钢铁经济研究中心首席分析师 陈克新

  影响钢材价格涨跌的因素有很多,除了供求关系之外,其中的货币因素,也是一个重要影响因素。就目前及今后一段时间而言,这个因素有时甚至会超越供求关系,成为更重要的影响因素,因此需要市场参与者们格外关注。

  这里所说货币因素,主要是指以美联储为代表的世界各国央行,为“抗疫”与经济复苏,史无前例的释放超额流动性,进而对于中国钢材市场行情,尤其是进口铁矿石等冶炼原料价格所引发强大的向上推动性影响。

  此次防疫救市中,包括美联储已经释放了天量流动性。为了今后经济复苏,美联储还会继续印钞撒钱。美联储最新议息会议决定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维持在0-0.25%不变。美联储还誓言将动用所有工具,确保经济强劲复苏,其中就包括无限量QE。另据市场报道,继欧盟达成突破性财政刺激协议(规模约合人民币6万亿元)后,美国也开始制定总值万亿美元(折合人民币超7万亿)刺激计划。美联储“惊天救市”,一定会有更多的美元流动性释放出来,最终会推动美元贬值及贬值预期。最近美联储议息会议结束后美元指数续创新低,最低达到93.1678。

  年内美元贬值因素,亦在于美国经济遭受疫情重大冲击后可能陷入严重衰退。美国商务部7月30日公布的首次预估数据显示,受新冠疫情导致经济大面积“停摆”和消费停滞拖累,今年第二季度美国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按年率计算下滑32.9%,创1947年有记录以来最大降幅。鉴于疫情还在上升阶段,因此美国三季度的经济形势可能更糟。

  不仅如此,美国政府滥用经济制裁,以及地缘政治影响,亦引发一些重要国家的“去美元”行动。致使世界贸易中使用美元结算大幅减少,全球储备货币中的美元占比逐步下降。据有关资料,今年6月份中国大幅减少了美元在国际贸易中的结算。根据彭博财经专家的计算,中国在6月份的国际贸易中,用美元结算份额已从70%下降到56%。同时俄罗斯也正在采取类似步骤。所有这些,对美元汇率构成巨大压力。今年以来美元指数下跌2.7个百分点,为2018年6月以来的最低点。彭博美元现货指数即将创下10年来最差的7月纪录。

  美元贬值的结果,在当前大宗商品仍以美元计价的情况下,势必引发国际市场铁矿石、炼焦煤、废钢等钢铁冶炼原料价格的相应上涨,最终提高钢铁生产成本,推动钢材价格扬升。

  在这个大环境之下,即便是产能过剩,亦难以阻止钢铁产品和铁矿石等冶炼原料价格的上涨步伐。据兰格钢铁网市场监测数据,截止到2020年7月24日,全国钢材综合价格指数为146.6点,比4月1日上涨8.1%,其中板材价格指数为138.2点,上涨11.5%。螺纹钢上海期货主力合约价格则连续突破多个整数关口。截止到2020年7月23日,吨价达到3806元,比前期低点(4月7日)上涨了18.7%。截止到7月30日,普氏铁矿石指数为111.5点,比前期低点(1月31日)上涨了35%,再次超出了许多人的市场预期。

  其实是要求我们分析市场时,眼光要更宽广一些,必须是所有重大影响因素的全方位分析,而不能将供求关系与价格涨跌简单挂钩:供大于求价格就一定下跌,反之则会走高。这样才能使其预测贴近市场运行结果。

  综上所述,年内钢材及冶炼原料行情趋势,由于实体经济需求旺盛、成本底部抬升、市场参与者情绪看好,加之美元贬值因素,因此下半场钢材、铁矿石等黑色系列商品行情将继续宽幅趋强震荡。(兰格专家陈克新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扫二维码 3分钟在线开户 佣金低福利多 兰格研究:钢价上涨中的美元贬值因素

责任编辑:陈修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