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改15年 人民币国际化道阻且长


汇改15年 人民币国际化道阻且长

  作者: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金融分析师  李钢  姜伟男

  适逢“7.21”汇改15周年,人民币汇率制度在不断摸索与实践中取得了重大进展,离岸、在岸两大市场体系凸显人民币市场化成果。近年我国经济地位不断提升以及汇率制度完善,更成为将人民币推向国际化重要前提与保证。然而,从人民币的国际使用量和不可兑换性上看,距离真正意义的“国际化”可谓路漫漫其修远。因此,理性审视人民币现实状况与未来机遇把握在国际化道路上至关重要,切不可操之过急或盲目夸大。

汇改15年 人民币国际化道阻且长

  国际化制度改革已有成效

  国际化的前提在于自由兑付性,2005年7月21日,人民币开始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人民币汇率不再单一盯紧美元,直到2006年1月银行间市场引入做市商制度,汇率市场化开始逐渐体现。由于我国为贸易大国,人民币没有完全可兑换的情况下,贸易留到境外的人民币难以进入到国内资本市场,为此,2010年7月我国央行和香港金管局主导签署《清算协议》促成境外人民币市场,离岸人民币市场诞生是与国际市场接轨的渠道与桥梁,而离岸市场发展至今也成为牵动在岸市场最重要的参考之一。

  由于7.21汇改以后,伴随资本大量流入人民币升值明显,直到2014年人民币贬值压力开始显现,我国央行2015年8月11日完善了央行汇率中间价的形成机制,人民币汇率实现进一步市场化且双边弹性波动。2015年12月,人民币加入SDR也标志着人民币走向国际化重要里程碑。这15年期间,BIS人民币汇率指数、CEFTS人民币汇率指数的形成,其中参考转口贸易等货币篮子及权重可以更科学、更有效的反映人民币强弱,从而成为人民币汇率的参考和指导。

  纵观7.21人民币汇改之后的汇率波动,升贬周期十分清晰,自2005年开始计算,9年的升值周期与7年的贬值调整相呼应,2020年正处于7年贬值周期的最后一年。人民币汇率在市场化选择后双边弹性波动之间,已经越来越接近更合理、更适宜中国经济发展的汇率水平。在我国经济地位不断夯实的过程中,进一步推进我国货币制度完善性,加快我国经济与世界经济一体化,将为人民币国际化奠定更坚实的基础。当前我国跨境支付体系已然有所建树,未来针对人民币国际化的挑战和机遇,将有更多的制度性支持。其中,依托香港及上海金融中心地位,发展海南自贸区,对接世界支付及结算体系,不断探索和积累经验将是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跨越性的一大步。

  国际化挑战重在外部困局。人民币面临的挑战在全球外汇使用中显而易见。美元在外汇日交易额、国际债务、贷款发放、外汇储备和全球支付中都占据着绝对支配地位,相比之下,人民币的使用量当前可谓“微不足道”,特别是考虑到中国在全球贸易中已占据举足轻重地位的前提之下,人民币在全球货币支付体系中所占比重份额之低令人大跌眼镜。究其原因,除了我国与世界经济大国之间的“意识形态”有别之外,更重要的在于我国对外贸易、结算支付体系处于弱势地位,我国金融体系尚不完善。其中明显表现为中资银行跨境体系人民币支付和融资推广困难,数据显示,中资银行跨境负债越来越多的以美元计价,从2015年底的26%升至27%。

  事实上,我国在推广人民币国际化方面已经做出了多项努力,其中“一带一路”工程是重要的通过平衡国际收支,扩大货币净流出的手段,而“亚投行”相关项目,则通过本币对外援助或贷款的形势,扩大本币对外净投资。但人民币国际化他国动力仍有不足,我国央行与外国央行货币互换使用量规模较小,而以美国为首的个别国家站在防控人民币世界货币体系抢占美元体系地位的角度,更有意规避人民币与其货币体系对接。

  国际化机遇特殊难能可贵

  虽然当前我国人民币尚不具备挑战美元国际地位的实力,也并未做好成为国际中心货币的准备,但疫情给世界金融、贸易及政治带来的新变化则给人民币加快国际化进程带来了新机遇。首先,我国第二季度GDP增速如期在复工复产后得以转正,而对比美欧衰退预期,我国股市、债市等人民币计价资产成为金融市场“避风港”,离岸人民币流通规模和速度有望进一步提升;其次,美欧等国通过“无限量宽松”的货币政策释放了大量货币流动性,但疫情恢复阶段收紧货币的政策恐难以在短期得到有效反馈,伴随着债务违约风险,其货币价值稳定性或遭质疑,反观我国货币政策当前较为理性,逆周期调节成果突出,财政政策虽然表现积极,但特别国债及地方政府专项债专注于服务新经济实体,长远看未必增加债务风险,从而有信心保持汇率中期稳定,这为人民币提升国际信用奠定了更坚实的基础,进而有利于人民币国际结算体系的建立;最后,疫情中断经济后,世界各国均在谋求新的贸易增长点,而美国和中国作为全球重要贸易市场,对贸易全球化有截然相反的态度,美国的去全球化政策首要目的是资本回流,高筑贸易壁垒难有突破口,而中国复工复产后,面对经济增长和经济转型压力,势必强化与外国的互通有无,资源配置互换也将进一步提升人民币的参与深度与广度。

  综上所述,我国在人民币国际化上的重视程度和努力进取是显而易见的,制度的不断完善与外贸的长期积累为当前特殊阶段应对挑战和机遇奠定了基础,而未来推动人民币资本市场双向开放将进一步提升人民币国际地位。但是,真正的人民币国际化之路面临诸多挑战和难题,如何脚踏实地的解决并加大进取至关重要。所以,我们相信人民币国际化之路道阻且长,行则将至。

责任编辑:郭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