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季度供给快速恢复 下阶段央行政策有哪些新思路?

  原标题:央行重磅报告:二季度供给快速恢复,下阶段政策有哪些新思路?

  从一季度疫情带来的“供需冲击”演进为二季度的“供给快速恢复、需求逐步改善”,目前我国疫情防控和经济恢复都走在世界前列。

  8月6日,央行发布2020年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下称“报告”),定调下一阶段主要政策思路,货币政策、包商银行处置、房地产调控等热点话题均有涉及。

  报告明确,下一阶段,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精准导向,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完善跨周期设计和调节,处理好稳增长、保就业、调结构、防风险、控通胀的关系,实现稳增长和防风险长期均衡。增强针对性和时效性,根据疫情防控和经济金融形势把握货币政策操作的力度、节奏和重点,坚持把支持实体经济恢复与可持续发展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综合运用并创新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有效发挥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的精准滴灌作用,提高政策的“直达性”,支持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渡过难关、平稳发展。

  在下一阶段主要政策思路中,报告也有一些新的表述,包括引导市场利率围绕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和中期借贷便利利率平稳运行;加强与财政部门有机协同,促进政府债券顺利发行;坚持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实施好房地产金融审慎管理制度。

  关于货币政策:信贷扩张或将放缓

  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复苏,货币政策也已基本回归常态。

  此次报告提出,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精准导向。这也与近期监管层多个会议传递的货币政策总基调一脉相承。

  报告指出,从疫情防控和经济发展实际出发,综合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引导市场利率围绕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和中期借贷便利利率平稳运行,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

  业内专家分析,强调社融和M2回归合理增长意味着货币政策已开始随着经济的恢复逐步回归常态化,预计货币政策会回归中性和偏宽松取向。而从目前资本市场等情况综合来看,未来两个月降准大概率落空。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报告也有不少新提法,比如:强调“引导市场利率围绕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和中期借贷便利利率平稳运行”、“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健全可持续的资本补充体制机制,提升银行服务实体经济和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能力”、“加强与财政部门有机协同,促进政府债券顺利发行,发挥与就业、产业、投资、消费等政策的合力”等。

  8月5日,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马骏对媒体表示,目前的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力度已经不小,应该维持目前的力度,没有必要再加码。

  6月以来,央行货币政策投放边际有一定收敛,结合近期的一系列政策信号,中信债券研究部总监明明认为,信贷扩张速度或将放缓,信用的拐点可能在三季度出现,随着货币政策逐渐转向中性,预计后市信贷与社融增长也将略有减缓。

  2020年以来,央行坚持实施正常的货币政策,保持利率水平与我国发展阶段和经济形势动态适配,本外币利差处于合适区间,人民币资产吸引力上升。

  在报告中,央行对于“怎样看待全球低利率”也给予回应。央行强调,与更低的实际中性利率和低通胀相适应,部分发达经济体实施了零利率甚至负利率政策,但从政策效果看,低利率政策效果不及预期,作用还有待观察;利率过低还会导致“资源错配”、“脱实向虚”等诸多负面影响。

  关于包商银行:将被提起破产申请

  2019年5月24日,包商银行因出现严重信用风险,被央行、银保监会联合接管。这是中国金融发展史上的一个重大事件,反映出的公司治理失败的惨痛教训值得警醒。

  在报告中,央行回顾了包商银行风险处置的详细历程。央行称,根据前期包商银行严重资不抵债的清产核资结果,包商银行将被提起破产申请,对原股东的股权和未予保障的债权进行依法清算。此外,有关部门正依法依规对相关人员进行追责问责。

  包商银行接管组组长周学东曾撰文指出,包商银行的风险根源于公司治理的全面失灵。从表面上看,包商银行有较为完善的公司治理结构,股东大会、董事会、监事会、经营层的“三会一层”组织架构健全、职责明确,各项规章制度一应俱全。但实际上,包商银行有的只是形式上的公司治理框架。“大股东控制”和“内部人控制”两大公司治理顽症同时出现,加之地方“监管捕获”、贪腐渎职,导致形式上的公司治理架构和机制基本失灵,给各类违法违规和舞弊行为提供了滋生土壤和宽松环境。

  周学东还指出,在金融企业公司治理中最为关键的三点:充分发挥党组织的领导作用,选好党委书记和董事长这两个“一把手”;建立有效制衡的股权结构,实现股权结构的合理化和多元化,提高公司治理实效;强化外部监管,完善信息披露机制,培育健全的商业银行公司治理文化,提高公司透明度。

  关于房地产调控:实施好房地产金融审慎管理

  央行公布的2020年二季度金融机构贷款投向统计报告显示,房地产贷款增速持续回落。截至2020年二季度末,人民币房地产贷款余额47.40万亿元,同比增长13.1%,低于各项贷款增速0.1个百分点,比上季末低0.8个百分点,连续23个月回落;上半年人民币房地产贷款增加2.99万亿元,占同期各项贷款增量的24.7%,比上年全年水平低9.3个百分点。

  对于房地产金融政策,此次报告强调,牢牢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坚持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坚持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保持房地产金融政策的连续性、一致性、稳定性,实施好房地产金融审慎管理制度。

  此前中央政治局会议也突出“房住不炒”基调,与7月24日房地产工作座谈会内容相衔接。东方金诚研究报告指出,在经历明显修复之后,下半年房地产调控风向趋紧,整个行业不会出现高歌猛进态势,其中一个重点就是要压住部分城市房价过快上涨势头。不过,今年稳增长仍需借助房地产投资,地方政府也需要增加土地出让金收入来缓解支出压力,因此下半年无论是房地产投资还是商品房销售,都会保持一定增长幅度,全年主要房地产行业指标仍有望高于上年。

责任编辑:唐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