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金半年劫:维信金科股价一路下跌 预亏近10亿

  消金半年劫:维信金科预亏近10亿

  时代周报记者 黄坤 发自上海

  老牌消金公司维信金科(02003.HK)股价一路下跌,近日发布盈利警告通知。

  截至7月13日收盘,维信金科股价报4.86港元,总市值24.23亿港元,较其上市之初市值缩水近八成。

  7月10日维信金科发布公告称,公司于7月10日在香港交易所回购4.68万股,耗资21.86万港元,根据此次回购数量和耗资情况计算回购均价约为4.67港元。

  据同花顺数据了解,维信金科近三个月累计回购股份数为77.46万股,占公司已发行股本的0.16%。

  据维信金科2020年上半年业绩预告,维信金科预期录得期间的净亏损在8.9亿元(人民币,单位下同)至10.9亿元,经调整净亏损在8.5亿―10.5亿元,相较于2019年同期的净利润 620万元、经调整净利润1.93亿元由盈转亏。

  就具体亏损情况与公司发展,时代周报记者多次致电维信金科,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7月10日,据维信金科客服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亏损对公司会有一定影响,但没有太大变动,公司目前在正常运营当中,所有业务的开展和之前没有异样,疫情期间也都在上班。

  官网显示,维信金科已经成立超过14年,并于2018年6月在香港上市,该公司是独立线上消费金融服务提供商,产品和服务包括信贷产品(信用卡代偿、线上消费信贷)、风控云服务、资金合作等。

  公开资料显示,维信金科注册在开曼群岛,总部位于上海,实控人为马廷雄。

  现年56岁的马廷雄早年曾任职于中信资源控股和维信理财公司,目前是维信金科的实控人,并任维信金科董事会主席。作为维信金科的创始人、大股东,马廷雄总计持有该公司37.13%的股权。

  7月12日,消费金融行业人士向记者透露,资金成本、获客成本高、贷后压力大是维信金科面临的主要问题,风控能力缺失,疫情来临,还款人能力下降。受国家政策和疫情影响及竞争压力,持牌消金的利润今年也会有很大程度下滑,这将会体现在各家消金公司即将发布的半年报中。

  为何巨亏?

  时代周报记者统计,已开业的26家消费金融机构中,2019年持牌消金公司业绩基本全红,华融消金是为数不多亏损的持牌消金公司。

  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在行业做消金不盈利就已经是不太正常的状况,维信金科金科为何会预亏10亿?

  据维信金科发布的预警公告显示,公司上半年预计亏损主要由于2019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对集团在其间的业务和经营产生了不利影响引致,尤其是贷款组合公允价值损失增加,以及还款拖欠率的增加。有关集团之中期业绩,预计于8月公布。

  公告表示,公司已经对此作出应对,尽管在其间初的贷款逾期率因2019新冠肺炎暴发的蔓延而整体上升,2020年3―5月的首期款逾期率已有改善趋势。

  从维信金科公布的首期款逾期率来看,2020年1月的逾期率达到2.7%。

  根据维信金科招股书和公告,维信金科消费信贷贷款金额从2016年的14.81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206.78亿元,超越了信用卡贷款金额;贷款撮合服务费收入从2018年的2.698亿猛增到12.474亿,增长了3.62倍。

  贷款规模不断攀升,但为何盈利情况不佳?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表示,维信金科是一家以助贷业务为主的金融科技公司,上半年预计亏损,疫情带来的业务影响是主要因素,突发疫情使得经济运行受到影响,借款人还款能力下降,逾期率普遍上升。

  他认为,从目前看,几家上市助贷机构对于业绩恢复时间点预测是在三季度,各家比较关注的风险是疫情会否有第二波、国际疫情对国内产生的影响等。经过疫情的考验,各家金融科技公司的业务出现一定的分化。

  用户投诉:搭售意外险、暴力催收

  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信用卡代偿业务全年放款量为134.98亿元,占总放款量65.0%;2019年维信金科信用卡代偿产品和消费信贷产品两者放款量分别占比38.7%和61.3%。

  显然,维信金科将主要精力从信用卡代偿转到现金贷上,维信卡卡贷、豆豆钱等是维信金科的主打产品。

  事情并未就此终结,据第三方投诉平台黑猫投诉显示,截至目前关于维信金科的投诉有8250条,已完成6728条,多涉及高利贷、暴力催收、莫名扣钱等问题。

  7月2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原告毛某光与被告维信金科其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据披露,2019年2月,借款人毛某光通过“维信卡卡贷”向维信金科申请6000元代偿某股份制银行信用卡债务,分12期还款,每期偿还602.6元。

  法院查明,在借款过程中,维信金科强制用户勾选购买“借款人意外伤害保险”(永安保险产品),否则无法进行下一步操作。在这种情况下,借款人只能勾选确认,同意授权。借款成功之后,借款人账户被第三方支付扣款699元,交易信息提示扣款方为“维信金科”。

  毛某光向法院提起诉讼之后,永安保险基于维信金科之请求,在2019年11月,并将699元保险费退还给了毛某光。

  一位互金行业资深分析师直言,在合规风险上,维信金科需对其合作方作出一定的审查控制,评估合作方保护个人金融信息的能力,并采取必要措施保证合作方履行上述职责和义务。同时,若给多家现金贷导流,应注意遵守相关法律办法,保障申请用户的知情权,尊重金融消费者的真实意愿,不得擅自代理金融消费者办理业务,不得擅自修改金融消费者的业务指令。

  对于暴力催收,7月12日,有消费金融行业人士表示,对于企业来说,在这个复杂的环境下,一方面因为经营的压力,不得不提升催收的频率,但面对这些“职业”借款人,又无可奈何。最近,关于“打击恶意逃废债”的呼声越来越高,“围剿反催收”几乎成了行业共识,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到了相关内容,希望真的能有相关的政策出来,有效解决这类现象。

责任编辑:张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