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银行陷多事之秋:卷入私募违约大案成被告

原标题:青岛银行陷多事之秋 卷入私募违约大案成被告 来源:时代周报

开户不排队,交易安全稳定,就选东方财富证券,点此在线开户>>

  作为山东省内的头部城商行,青岛银行近日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还因卷入私募违约案被多名投资人诉诸法庭。这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内情?

  据披露,青岛银行东营分行因两宗案件被东营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案号分别为(2020)鲁0591执1039号和1040号,立案时间均为7月2日。

青岛银行还因证券投资基金交易纠纷等与中铁中基供应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铁中基”)等企业一同成为被告,后者于2019年底发生近40亿元私募产品逾期。其中8宗相关案件于今年7月7日至8月11日相继开庭审理。

  此外,2019年,青岛银行因违法违规行为遭监管机构4次公开处罚,合计罚款300万元。

  需注意的是,青岛银行董事长郭少泉和行长王麟的任职时间分别长达10年和8年之久,对该行经营情况相当熟悉。

  自2013年以来,青岛银行的不良贷款率持续攀升,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其不良贷款率为1.65%,较2013年末(0.75%)翻了一倍,高居A股上市城商行第二位,其拨备覆盖率也逼近监管红线。另外,2019年,该行的职工薪酬费用同比增长27.83%,远超同期归母净利润12.92%的增速。

  【分析解读】

  一、频频违规被罚,郭少泉连任董事长十年

  近日,青岛银行东营分行被东营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案号分别为(2020)鲁0591执1039号和1040号,立案时间均为7月2日。对此,青岛银行7月7日回复时代商学院称,相关信息其将进一步核实。

  值得一提的是,据报道,6月2日,青岛银行被青岛市市南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立案时间为5月29日,案号为(2020)鲁0202执2444号。不过,目前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已找不到该信息。

  对于案号为(2020)鲁0202执2444号的被执行详情,青岛银行回复时代商学院称,由于在法院等相关官方网站上未查询到相关信息,故无法核实。

  天眼查显示,多位投资人已对青岛银行发起民事诉讼,其中8宗诉讼的案由分别为证券投资基金交易纠纷、委托理财合同纠纷等,于7月8日至8月11日相继开庭审理。

  时代商学院了解到,与青岛银行一同成为被告的中铁中基、上海檀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洲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辉腾产业服务集团有限公司等企业于2019年底发生多只私募产品兑付困难。据多家媒体报道,涉案金额高达约40亿元。

  不过,这桩私募违约案件牵扯到青岛银行的金额有多大,目前尚不清楚。青岛银行为何会卷入其中?其是否存在违规行为?

  时代商学院就此向青岛银行发函询问,对方回复称,该行相关业务已按规定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备案,符合法律法规及监管要求。

  此外,2019年,青岛银行还因违规违法行为频频遭监管公开处罚,4次合计被罚300万元。

  2019年3月13日,青岛银行淄博分行未按监管要求监测贷款资金用途,被山东银保监局罚款50万元。

  2019年5月21日,青岛银行宁夏路支行因贷款转保证金开立银行承兑汇票,被青岛银保监局罚款50万元。

  同日,青岛银行因存在信贷资金违规流入资本市场,被青岛银保监局罚款50万元。

  2019年11月7日,青岛银行因违反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业务管理规定,被人民银行济南分行警告并处罚款150万元。

  时代商学院认为,青岛银行频频违规的背后,凸显其内部的风险控制管理存在不足,规章制度贯彻执行力度不够。若不能有效改善内控能力,其未来经营恐遭不利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青岛银行董事长郭少泉于2009年11月就加入该行,担任党委书记。2010年1月,郭少泉获委任为该行执行董事,并于当月起担任董事长,王麟则自2012年3月起担任该行行长一职,两人担任董事长、行长的时间分别长达10年和8年之久,对该行状况均相当熟悉。

  2019年,青岛银行的职工薪酬费用为16.92亿元,同比增长27.83%,其增速也远高于同期归母净利润增速。2019年,该行的归母净利润为22.8亿元,同比增长12.92%。

  二、不良率居上市城商行第二,较6年前翻一番

  今年一季报显示,截至3月31日,青岛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为1.65%,与2019年末持平,在13家A股上市城商行中高居第二。

  2013―2019年末,青岛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75%、1.14%、1.19%、1.36%、1.69%、1.68%、1.65%。

  同期,宁波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89%、0.89%、0.92%、0.91%、0.82%、0.78%、0.78%;南京银行(601009.SH)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89%、0.94%、0.83%、0.87%、0.86%、0.89%、0.89%。

  可以看出,2013年末,青岛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大幅低于宁波银行南京银行,但之后几年其不良贷款率持续攀升,与部分可比同行的变化趋势相背离。2019年末,该行的不良贷款率是2013年末的2.2倍,增速远超同行。

  分行业看,制造业是青岛银行贷款投向的第一大行业。2019年末,该行对制造业的贷款金额为230.34亿元,贷款占比为13.32%,该行业的不良贷款率高达8.81%,同比上升2.2个百分点,资产质量恶化明显;批发和零售业的不良贷款率为2.48%,仅次于制造业,同比上升0.42个百分点。

  从担保方式看,2019年末,青岛银行保证贷款的贷款金额为467.95亿元,占比27.08%,而不良贷款率为5.16%,同比上升0.79个百分点,不良贷款率远高于抵押贷款(0.53%)和信用贷款(0.12%)。

  需注意的是,截至3月31日,青岛银行的次级类贷款余额高达20.5亿元,较2019年末猛增1.12倍;占比1.09%,较2019年末上升0.53个百分点。

  此外,一季度末,青岛银行的拨备覆盖率仅165.54%,逼近监管红线,在36家A股上市银行中排名倒数第六,在13家A股上市城商行中排名倒数第二。

  对于如何防范信贷资产质量恶化问题,7月7日,青岛银行回复时代商学院称,近年来,该行坚持在主动合规的前提下持续狠抓信贷资产质量管理,加大不良贷款清收力度,也将兼顾当前常态化疫情防控、支持中小微企业共渡难关的特殊情况。

开户不排队,交易安全稳定,就选东方财富证券,点此在线开户>>

(文章来源:时代周报)

(原标题:青岛银行陷多事之秋 卷入私募违约大案成被告)

责任编辑:张文